歡迎訪問 中國大眾音樂協會 !
本會動態
環球時報專訪著名歌唱家李谷一:新時代應該有新的音樂經典
更新時間: 2018/10/19 點擊次數:

斗破苍穹天蚕土豆 www.jrmnt.icu

圖說:李谷一的成就離不開丈夫肖卓能的支持。

  一首經典,一位歌唱家,一個時代。1984年央視春晚接近尾聲時,著名歌唱家李谷一演唱了一曲《難忘今宵》:“無論天涯與海角,神州萬里同懷抱,共祝愿祖國好……”在舒緩的旋律、深情的歌聲中,人們內心對祖國的真摯祝福、對來年再會的無限期盼傾瀉而出。這是當年春晚的句號,也是未來30多年春晚結束曲的起點,甚至一個時代的集體記憶。很難想象,就在1983年春晚上,李谷一演唱的同樣抒情的《鄉戀》才被“平反”。此前,這首歌被批判為“靡靡之音”“黃色歌曲”。最近,李谷一和她的學生們在北京的一場音樂會上再次唱起這些經典。音樂會的主題是《改革開放四十年,引吭高歌新時代》。“沒有改革開放,解放思想,就沒有中國文藝的春天。這次音樂會上,我們讓孩子唱《難忘今宵》,就是對中國文化的自信和傳承。”74歲的李谷一在接受《環球時報》專訪時神采奕奕,甜美純凈的聲音里透著湖南妹子的爽朗潑辣。“《難忘今宵》是40年前的經典,我希望年輕一代能創作出新的春晚音樂LOGO、新的時代經典,歌名我都想好了”,李谷一說,“就叫《今宵難忘》!”

好歌真的少了嗎?

  環球時報:有不少觀眾反映,現在歌曲很多,但好歌比過去少了。您對此怎么看?

  李谷一:說現在好作品越來越少,我不太同意這個觀點。應該講,好作品還是很多的,只是大家沒有時間去篩選。改革開放以后尤其近20年,我們的歌曲作品很多,因為平臺多,每個電視臺都搞晚會、歌唱比賽。這有好處也有一個壞處,就是東西多了不好選擇。大家都靜不下心來聽。就像天天給你吃紅燒肉,你會膩死。如果冷不丁吃一頓肉,你會美死?;褂幸桓鲆蛩?,為什么過去那個旋律容易被你的父母、爺爺奶奶那一輩記???那時的詞曲作家是厚積薄發。從解放前一直到改革開放,他們積累了三四十年才寫出一個作品。現在的詞曲作家為了適應時代發展,必須不斷更新,寫得要快,就很難沉淀下來。現在日子好了,不像過去,有各種坎坷和艱辛。很多小孩被父母養得好,覺得“死了都要愛”,愛情至上。爹媽的愛、老師的愛、社會的愛,一概沒看見。愛情是創作的一個重要方面,但只是一個方面,人間的愛是豐富多彩的。另外,我們對流行歌曲開放的平臺較多,對民族歌曲開放的比較少。這也是一個遺憾。

  環球時報:現在很多年輕歌手演唱技巧很純熟,但被音樂評論家批評為“罐頭歌手”,認為其演唱缺乏個性特色和真情實感,很難打動人心。在您看來,如何才能成為真正的心靈歌手?

  李谷一:作為一名歌唱家,最起碼演唱技巧要過關,還要有對生活的觀察,懂得感恩。藝術源于生活,高于生活。我們一定要下基層體驗生活,才會有真情實感。現在很多演員下不了基層,一下去就被群眾圍觀,和你照相簽名,你能聽到老百姓心里的話嗎?以前我們去老山前線,有一段山路太高,實在上不去,我們就在那里拿著電話的話筒唱,戰士們知道我們來了,就在電話那邊聽。我看見有的戰士剃了光頭,為什么?方便搶救。這些年紀輕輕的戰士們真的是冒著生命危險在前線保衛我們。所以,你唱《十五的月亮》《邊疆的泉水清又純》,能唱出情感來。如果你不去一線,只是歌聲美、甜,根本看不到戰士的艱苦環境,感受不到他們在用生命?;の頤?。如果你是真心實意為老百姓歌唱,唱的是發自內心的真善美,你的歌自然而然會打動別人。

期待40年后的“今宵難忘”

  環球時報:改革開放之初,您演唱的《鄉戀》曾受到很大爭議。能否講講那首歌的故事?

  李谷一:1980年以后,國家進一步確定了以人為本的政策,思想解放了?!斷緦怠肪褪歉母錕懦跗?,詞曲作家、中央電視臺和文藝工作者組成的這個創作組,對時代進步敏銳捕捉,而創作出來的。當時配樂用的探戈等節奏,電子鼓、電吉他等樂器過去都是不允許的。迪斯科的節奏那時都如洪水猛獸一樣。這首歌的唱法也和以往不同,要娓娓道來,如訴如泣。就像我要跟你說悄悄話肯定是很親切的,絕對不會大聲喊叫,唱歌也如此,這是情感的需要。那個年代是一個空窗期,大家不知道創作方向是什么。我們創作組認為歌曲讓群眾喜聞樂見就行了,其他沒考慮那么多。沒想到,這首歌一出來就受到很大爭議,被一些人認為是“靡靡之音”,被批判為“反黨反社會主義”“廁所歌曲”“黃色歌曲”。1983年春晚導演黃一鶴后來告訴我,當年春晚現場的熱線接到大量點播《鄉戀》的電話。坐鎮現場的廣電部部長吳冷西走來走去,思考了半天,冒著丟烏紗帽的危險,終于當場拍板,決定順應觀眾要求,讓我加唱《鄉戀》。這首歌解放了。在改革開放初期,這是對文藝工作非常大的支持和愛護,明確了文藝創作的方向。我們就是要唱老百姓喜歡的歌,為人民歌唱,為祖國歌唱。現在各種唱法百花齊放,通過青歌賽等平臺,涌現了大批優秀的音樂人才,迎來文藝的春天?!斷緦怠廢嗟庇諭瓶簧卻?,踢開一扇門。

  環球時報:《難忘今宵》作為春晚保留曲目,已成為一代人的記憶。您演唱這首歌30多年,有著怎樣的心路歷程?

  李谷一:過去的晚會結束歌曲都是蹦蹦跳跳、歡天喜地、鑼鼓喧天。但《難忘今宵》恰恰是安靜溫馨,在抒情得不能再抒情的旋律中戛然而止,讓我們在喧嘩過后冷靜地想一想,今年自己和國家有哪些變化,做了哪些事。展望明年,我們還計劃做什么。盡管當時有人不同意用這首歌,說太抒情了,不像晚會結束曲,但最終導演組還是采用了。我想,詞曲寫得好是重要原因,當然,我當時唱得也不錯。如果唱得不好,這首歌可能會被斃。我再次強調,詞、曲是第一第二創作,演唱是第三創作。通過歌唱家的演繹,大家才知道這首歌唱的是什么,表達了怎樣的情感。詞曲是骨頭、肉,演唱、情感是魂。沒有情感的魂,歌曲立不起來。

  《難忘今宵》現在成了中央電視臺春晚的音樂LOGO,從1984年到現在,它的旋律出現了32屆。老百姓覺得好像《難忘今宵》不出來,晚會就沒結束。前幾年哈文導演執導了三屆春晚。第二屆的結束曲寫了一首新歌,廣大歌迷普遍反映不理想。哈文導演虛心接受了老百姓的意見,第三屆又恢復了《難忘今宵》。一位春晚總導演不固執,能細心聽取群眾意見,是很了不起的,很值得我敬佩?!賭淹襝返比皇薔?,但它是40年前創作的。我希望40年后,年輕一代能創作出新的春晚音樂LOGO。這是我作為一個歌手和群眾的強烈要求,新的時代我們應該有新的作品。

  改革開放以來,中國音樂有了很大發展,但節奏方面還在模仿西方。中國有300多種戲曲,戲曲里的節奏豐富多彩。我們可以把其中一些藝術特色與當下的流行文化結合起來?!朵艉印肪褪譴踴ü南貳端土浮分懈謀嗟南犯?。中國文化博大精深,我們要學好傳統文化,并用新的方法傳承和發揚傳統文化。另外,在中國的舞臺上演唱中國歌曲,不要去唱什么BABY、GOGOGO、I LOVE YOU……我愛你,說中國話就好了,唱幾句英語就高人一等了?外語只是工具,不是用來嘚瑟的。藝術的母語不能輕易改變。

從民族唱法到中國學派

  環球時報:中國音樂吸收了很多外國音樂的元素。那么,從世界范圍看,中國的演唱特色到底是什么?

  李谷一:我們在國外進行學術交流時,外國同行經常問我們是哪種唱法。我們回答是民族唱法。他們問是哪個民族?我答不出來。我是漢族,但中國有56個民族,每個民族有自己的語言、自己的唱法。少數民族的唱法是天然沒有雕琢的。而我們學的是西洋的科學發聲,是經過雕琢的,屬于“學院派”。我們的唱法既不同于民族唱法,又跟西洋唱法有區別。比如,在腔的使用上,西洋唱法更靠后,我們的母語靠前。中國的“學院派”是糅合了中國戲曲和民歌元素的一種中西結合、真假聲結合的混聲唱法。改革開放以后,各種音樂流派、學派都進來了,包括俄羅斯學派、美國學派、德國學派、意大利學派、保加利亞學派等,中國最推崇意大利學派,但世界上還沒有中國學派。中國音樂界近年逐漸達成共識,認為中國的民族唱法、學院派、傳統戲曲等應統稱為“中國音樂學派”。國家發展了,我們的音樂也應該創建自己的學派。這是對中國音樂的一種意義。

來源:環球時報 記者:張妮